金融家李慧: 一个母亲真正的成功是什么?

2014-11-11

■ 特约记者 李曦 


    李慧,毕业于魁北克LAVAL大学,1994年开始从事中国证券研究工作,2002年加入里昂证券(亚洲)公司任董事总经理,后成为某资产管理公司合伙人。和她私下沟通的过程里,我发现她对这些标识化的身份很不在意。用她的话说是:“光环都不重要,所谓成功不成功,最要克服的一点是你在乎你内心的感受而不是在乎别人怎么讲,虽然要克服这一点很难。不要从硬指标,包括是否名校等等来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

    “母亲是否称职要看孩子也成为父母后是否合格。我现在仍是个待考生,是否合格仍是个未知数。”李慧叱咤人生多年得出如此谦逊的言辞,温顺但回响巨大。

    和李慧姐的见面,是在中秋假期的午后,一行年轻的妈妈坐在“细活里”二层,吹着史家胡同的清风,品李慧姐细心准备的好茶。我们都在揣测,这位中国第一批从事股票分析、在香港中环金融圈众人皆知的人物,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

    狭窄的楼梯传来快而不乱的脚步声,身着一袭乔其纱中式衣衫、长发拨至一侧、衣领处挂着一个漂亮铜锁的女人出现,利落但无距离感,这就是李慧。

    李慧,生于60年代,三个孩子的妈妈,老大男孩19岁,老二老三女孩分别16岁、13岁。有人形容60后是尤为正直和真实的一代,他们中的精英成为了现今社会的中流砥柱。这个阳光正好的午后,李慧姐把对自己、对家庭、对孩子诚恳的感悟一一道来,直至华灯初上。


“这样的教育没有意义”

    记者:先和我们分享一些当年的趣事吧。

    李慧:当年学习张海迪,我连续三年获得全国优秀学生。回头再想,全国优秀学生怎么得来的,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唯一与时共进的一点可能是,大家都呼吁做一个好学生,自己也就拼命地做一个好学生,但实际发现拼命做了好学生达到父母社会对你的要求之后,你的身心健康不一定有保证。文革末期我背老三篇滚瓜烂熟,到现在一个字都不记得;高考的时候会背四个现代化,我到现在也不记得四个现代化是什么,我发现这样的教育没有意义。


“用健康的方式传递自己的想法”

    记者:在做妈妈这一点上,我们很多人都在有意无意地修正父母那一辈的教育模式,但有时觉得好难。你有过类似的困惑么?

    李慧:我在我自己和兄弟身上发现父母的性格特点在我们身上的烙印,也发现我家三个孩子的性格多少带了一点点我的性格烙印,就像海明威说的“你越老越发现自己像父母”,这个似乎是难免的。

    年轻的时候,处理的方式比较直接,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曾和长辈讲我家长脾气不好,长辈把我训了一顿,还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给我,但我觉得这个“控诉”不是一个错误的事情。慢慢地发现,去讲谁的是与非一点意义都没有,大家思维的方式不同,从他的角度看他是对的,从我的角度看我也是对的。

    后退一步,给长辈做出退让,控制自己的情绪,避免在你的孩子面前重现你不希望看到的性格。母亲这个身份在庞大的家族体系里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改变“妈妈”比什么都重要,与其抱怨不如改变自己。

    记者:是的。我们从父母辈身上沿袭的教育方式里,很大一部分还是说教。这是需要我们改变的地方之一。

    李慧:你给小孩一个什么样子的影响不需要用嘴巴一直去说,可以不用父辈的方式。

    我原来也常常和孩子们讲60年代末期,早上两点钟爬起来和人家排队买豆腐的事情,然后我一开口家人就开始笑,慢慢地,这个开始找借口走那个找借口走,那其实呢你就发现,你不讲反而还有用。每个人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那个只是对自己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你要去和一个完全不是在当时环境成长的下一代去分享,你说有没有共鸣,会有一点。但没有共鸣的时候会导致人家认为你很多事情只关心你自己。其实,用做事情来影响他们是最有力量的,或者选择更健康的方式把你的想法传递给孩子。一个很好的妈妈一定是个不强势的妈妈,一个强势的妈妈是一个噩梦。

    学会和孩子道歉,做一个平等的朋友很重要。有一次,小女儿妮妮在加拿大的时候,爸爸给了20加币,她买了超过20加币的东西,我和我先生就有些疑问,剩下的钱哪里来的,问她但她不做任何解释,后来发现是我们家老阿姨给的。于是我和她道歉,认了这个错误之后很多转机都出现了。我不能因为我是个长辈而坚持自己一切都是正确的。从我这一代的人来说,意识到事情的错误然后开口说道歉,其实真的很不容易。


人生究竟要什么

    记者:你放下金融家的身份,回归家庭,也很不容易吧?

    李慧:这些年,我身边有太多朋友的故事发生。

    我先生在香港有个朋友,五十多岁已经过世,他在摩根斯坦利和所有大投行都做过。从小他的妈妈认为给孩子提供最好的学习条件最重要,于是他一直是在最好的学校念书。妈妈对他的期望值很高,永远觉得目前的他没有达到期望的样子,甚至常常直接和他说一些失望的话。这种话说多了,他是没法和妈妈亲近的,精神上的支柱缺失,导致他在一个没有真正关心他身心健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婚后,妻子的家庭背景也有类似问题,两个人在一起没有办法相处,最致命的是,很多做人最根本的技能都没有。这个朋友最后几乎是郁闷而死的。

    另外一个也在金融界看起来很牛的人。他是离家出走,妻子不知道原因,两个孩子也不要了。他父亲是驻某国大使,父亲游来转去一直不在自己身边。他从波士顿最好的学校一直读上去,都是名校。其实没有父母在身边,年轻的时候觉得浪漫,老的时候才发现是悲哀,因为面对家庭完全没有办法知道如何去经营这个家庭。

    记者:但是,我们自己也好,培养孩子也好,都还是希望能够去闯,去争取些什么。

    李慧:人和人不是比硬指标,我在常青藤还是在哪里,根本的是周边的人怎么看你。我在香港里昂证券做董事总经理的时候,下面有常青藤毕业的,也有英国、加拿大、澳洲大学等等的人才,但你会发现走得越远、朋友越多的原因其实并不一定是名校,而是人家和你接触喜欢你这个人。不要以一个学历论成功,你的学历和你的为人大家都由衷地佩服才行。

    不管是父母也好,名校也罢,当你把自己凌驾于别人之上的时候,就会发生扭曲。不管读多少书,当周围的人发现你很难相处的时候就有问题了。


母亲的成功在于孩子拥有幸福的家庭

    记者:绝大部分的妈妈为了家庭,不得不在职场打拼。作为一个妈妈,你有什么建议吗?

    李慧:在小孩成长的过程中,特别穷不是一个好的事情,但是如果认为钱能解决一切也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情,所以说物质上的富足适可而止,要有一定的原则。这一点,我以前做得也不好。我在全世界各地跑的时候,总觉得应该买好的玩具给小孩。有一次我在法兰克福机场,买了个特别好看的粉红包和衣服给孩子,女儿看了一眼没啥兴趣。我当时觉得挺冤,没少花钱,但你想一个三岁的孩子只知道她要玩的时候你没有和她在一起。所以物质满足确实要适可而止,陪伴是最好的礼物。

    记者:特别想知道你心里,一个成功的妈妈是什么样子的?

    李慧:衡量一个女人是不是成功和幸福,我觉得要看你在影响孩子的个性、能力等方面做了多少。孩子18岁上了什么名校,不算是成功。真正的教育好了,起码要看到孩子35岁时,他能否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如果能够经营好一个家庭,把好的价值传递给自己的孩子,起码到这个时候,才是一个母亲真正的成功。    


    李慧是个善于说故事的人,把诸多人生道理融入到“我”和“我的朋友”的故事里,我们就这样一直听呀听,听到华灯初上,胡同旁边的人家传来晚饭的香气还舍不得离去。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