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灰色地带的艺术教育

2014-11-12

本报记者 吴蔚

杨多奇

    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七巧板栏目策划人及特约嘉宾,北京艾德森幼儿园顾问,著有《三岁看未来——十年亲子教育案列集萃》,主编中国幼儿舞蹈艺术教育启蒙教程《童乐舞》。


    编者按 万千家庭瞩目的《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终于在历经一年多的翘首以待中出台了。高考将经历1977年以来力度最大的改革。本次改革对两类加分加大了规范力度,2015年起取消体育、艺术等特长生加分项目。专家表示,取消加分利于消除灰色运作,对于从小学艺术的学生,可以报考大学的艺术专业,并不受影响。艺术教育终于走出了灰色地带,褪去了“高考特长生加分”的功利假面,那么高考改革后的艺术教育又将如何前行呢?为此,记者采访了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栏目策划人杨多奇。

艺术兴趣不等于技术方面的考级

沦为“特长教育”的艺术教育


  自从有了“特长生”一词,艺术教育就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在社会活跃了二十多年。在杨多奇看来,各种艺术门类的考级遍布整个中华大地,孩子们可以因为特长进入比较好的学校,于是艺术教育也就成了进入好学校的一种手段。既然被当成“手段”了,那“教”和“学”就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它必然会强化“技术”的能力,只有达到某一种艺术级别的技术才能够被录取。也就是说我们所提倡的素质教育,丰富的人文意义已经被简单地化成级别了。被一些我们认为的标准样式、套路、规范等,取代了艺术教育的真正涵义。有人说儿童学习艺术涉及不到“教育”,所以把艺术与教育割裂开来对待,由于强化了“技术”的部分,我们就只在本艺术门类的技术上下功夫,包括对教师的培训也只限于本艺术类的学习,基本不学习关于儿童发展有关的基本知识,整体上忽略了儿童生理心理的发展需求,学习方式也同样偏离了儿童是在兴趣中发现学习的规律,缺少了循循善诱、因势利导、因材施教的教学规律。“所以我们才会把孩子们对艺术方面的‘兴趣’学习分为了多个级别,并且还要对这些‘兴趣’进行考核,我不懂什么叫‘一级兴趣’、什么叫‘二级兴趣’?基于这些问题,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有必要反思一下这样的艺术教育究竟给了孩子怎样的培养。”杨多奇如是说。

真正按照规律和人文内涵去培养孩子,才会有内涵、有情感地把生命中最美的东西表达出来

在艺术教育中儿童应该学到什么

    艺术是人们通过某种艺术活动,受到真、善、美的熏陶和感染,而潜移默化地引起思想感情、人生态度、价值观念等的深刻变化。艺术是自我意识的表现,是生命的冲动。多年来杨多奇一直秉承着这样的理念,“我们只有从艺术最本质的根上去厘清艺术教育的本质是什么,真正按照艺术的规律和丰富的人文内涵去培养孩子,才会有内涵、有情感地把生命中最美的东西表达出来,而不是把它仅仅当做一种‘手段’来学习,或是只是学会了几套标准的样式而已。”

    “我曾经看到过一个儿童舞蹈作品,居然表现的是主人公把周围的小朋友都打倒了,他胜利了,这个立意给儿童树立了什么样的榜样,儿童在表演这个作品的过程中怎么看待与他人的社会关系,如何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竞争?还有些多年学习舞蹈的孩子,你放一首曲子,如果是老师没有教过的舞蹈,她肯定不会跳,离开那个‘标准套路’孩子们就不知道该怎样做了。这不难看出,如今的老师自认为已经倾尽情感,但其实质的教学是表面化的没有内涵的,即便笑也是呲牙式的假笑。”

    “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考核这样的形式,关键是考核的目的何在?这个考核的过程能够发展孩子什么?无非就是看那个样式的标准化复制得如何?将来这些孩子中99%可能都不会从事这个专业,对孩子们来说应该是有兴趣地学习。考官高高在上,孩子战战兢兢的仰视,这样的形式如何让孩子们用情来表达自己对这个舞蹈的认识。所以这个评价系统必然导致‘技术’至上,只注重结果。”

  前不久作为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七巧板栏目策划人的杨多奇来到云南大理采风,在这里她看到了永平县具有400多年历史的苗族舞蹈《嘎蒙卡兜》。杨多奇告诉记者,那些动作多是来源于生产劳动、动物、游戏,孩子们跳得很欢快,因为那些动作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每逢喜庆节日他们都会以不同的表现方式来舞动,所以孩子们能够跳出那种独有的苗族风格和神韵来。并且他们能以不同的形式来表达他们祖先传承下来的这样一种民族文化。试想如果他们也被考级了,那这个400多年的传承就灭绝了。或是我们把这样一种具有400多年的历史文化编成一种标准样式,那它本身的多样性和丰富多彩的表达方式也将被异化。这样的民族文化之所以引起了世界对它的关注,正是因为它那独特厚重的文化渊源和丰富多彩的表达方式,孩子们当然也从这样的民族文化中得到了继承与发扬。“我赞成以不同形式的舞台给孩子们提供一个表演的机会,让孩子们在这个舞台上充分表现自己,学习他人,这样孩子们的自信、表现力等都能够得到发展。”杨多奇说。


    我们大规模地使用一种规范的套路来学习艺术,把情感、思考与身体割裂开来

不要让我们的“手”偷走孩子的语言


  多年来,杨多奇通过大量的实践寻找符合儿童艺术教育的途径,实现儿童能够以自身丰富多彩的个性,使用“身体”这一材料,把自己内心的情感通过动作表现出来,形成千差万别的人体动作姿势与形象,让儿童舞蹈艺术教育保存凸现或张扬这些差别。儿童舞蹈艺术教育的过程不仅仅是学习动作的过程,也是儿童生命活动的过程,更是开启儿童智慧与觉悟的过程,其中蕴涵着丰富的人文意义。由她主编的中国幼儿舞蹈艺术教育启蒙教程《童乐舞》就是一次颇具成效的尝试。

  在《童乐舞》的课程中通过将儿童引入情境,构造一种情境相连的课程内容,让儿童通过熟悉的生活经验来唤起他们在此情、此景中的联想,进而去组织构思故事,从而让儿童学会利用生活中的经验来发现动作、加工动作、处理动作,使儿童认识到原来动作就存在于生活中。

  杨多奇介绍说,《童乐舞》是通过想、讲、演、舞的教学法让儿童学习舞蹈艺术的,它不同于模仿型教学,模仿是延续性的、刻板的、固定的,而想、讲、演、舞的教学法是创造性的、多变的,是多样性的,是根据儿童的动态变化来施于“教”的,它使儿童发现自我、检验自我,并在发现中自觉调整自我,并满足了儿童支配自我的兴奋及心理的满足,它非常符合幼儿舞蹈的条件。

  我国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曾经说过:“教学生学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对一个问题不是要先生拿现成的解决办法来传授给学生,而是要把这个解决方法如何来的手续、程序安排停当,指导他,使他以最短的时间经过相类的经验发生相类的理想,自己将这个方法找出来,并且能够利用这种经验理想来找别的方法、解决别的问题。”杨多奇认为,这种引导儿童自己去发现动作、感知动作,在经历了情感变化的过程中才获得的动作,并在不断的表演中修正、改进、调整后表现出来的一种主动学习的外化特征,它使得儿童是在轻松、投入的积极情绪的状态中达到学习。儿童在舞蹈中所使用的“材料”就是自己的“身体”。用儿童的身体来创造表达他们的意愿,创造一种开放、互动、接纳,以及共同会话的儿童舞蹈艺术教学方式,目的是让儿童在这样一种艺术教育中发现真、善、美,陶冶自己的情操,从而完善自己的内在修养及品质。

  采访接近尾声,杨多奇不无感慨地说,在我们认识到艺术教育的本质之后,应该提升儿童哪些方面的能力不言而喻,如果我们忽视大美所产生的智慧,处处着力于纯技术型的分裂式的艺术教育,只会让儿童机械地完成那些样式、套路,而观察、想象、创造等的教育过程全部散失殆尽,并且背离了艺术教育的本质。所以无论任何艺术门类的学习一定是与教育有关联的,正如意大利现代教育家、瑞吉欧教育模式创始人罗丽斯·马拉古齐曾经在其《孩子的一百种语言》一诗中写道:‘孩子有100种语言,100双手,100个想法,还有100种思考、游戏、说话的方式……却被学校和文化,偷走了99种’。可见儿童的观察力、想象力以及思考的角度是丰富多彩的,我们却大规模地使用一种规范的套路来学习艺术,把情感、思考与身体割裂开来,是我们的‘手’偷走了儿童的99种语言。难道这样的学习方式还不足以引发我们的深刻反思吗?”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