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龄教育:教育理想国的初探

2014-11-12

本报记者 支彦琳

   3岁到14岁的孩子混在一起上课会不会乱哄哄的?大孩子会不会学不到东西,小孩子会不会受欺负?混龄教育就是将不同年龄的孩子放在一个教室里学习生活,它是蒙特梭利教育的一大特色,也是最有吸引力的教学方式之一。混龄教育在以德国为代表的欧美国家已经成为学前教育及青少年教育的常规方式之一,但是在中国却依然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目前追求理想的教育先行者们已经开始在探索这种方式,它考量的不仅仅是教育教学专业素质,更有教育工作者们能否启动自身的能动性,针对不同群体的孩子开发出教育教学方面的智慧。记者深入采访了太阳花自然教育学校的年轻老师们,他们采用的就是混龄教育的教学形式,在这里,我触摸到了他们实践理想的脚印。

这个集体真正是一家人

   太阳花自然教育学校的创办人熊芳,70年代生人,大学毕业做过媒体记者,在大学网工作过几年,然而她的志向却早在15岁那年就已经确立了,“我一直梦想当老师,因为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可以这么说,熊芳之前的工作是为了她日后投身教育事业打下基础,并使她义无反顾。

   因为长期脱离社会主流生活,自我学习和提升的思路也非常局限,工作了几年的熊芳感觉到自己的匮乏。工作的思路打不开,成为非常困扰她的事情。为了寻找新的突破口,激发新的激情,熊芳选择了办教育的路。“我知道,唯有教育事业是可以让我尽情燃烧的事业,唯有教育事业是可以让我不断攀登、不断积累的事业。”从开始创办幼儿园,到后来有家长出于信任把大孩子也送过来上学,熊芳在“赶鸭子上架”中接受了几名小学生,在完全没有经验的实践中摸索出一套混龄教育的教学方式,并且颇有成效。这种家庭式的混龄教育扩大孩子的接触面,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和不同年龄孩子相互交往,在这一过程中孩子学习与人交往的正确态度和技能,学会关心、分享、合作、谦让、同情、助人、宽容等社会行为,为孩子形成积极健康的个性奠定基础。其实,混龄教育的模式已经超越了独生子女对兄弟姐妹的意义。家庭中的兄弟姐妹角色是固定不变的,而在这个混龄的集体里,每个孩子都有机会从弟弟妹妹成为哥哥姐姐,角色的转换使他们既有向上的依靠,又有向下的责任,还有同龄之间的公正。

  小学部的新洁,从2013年7月来到太阳花上学,她的改变令所有老师都感到非常欣慰。熊芳说,从新洁的日记中就能明显感觉得到,新洁现在每天记录的都是自己的所思所感,记录的是同学们身上闪光的点点滴滴。新洁自己说,“促使我改变的有几个原因,一是去清新医馆学习国医启蒙的时候,首先学习做事先做人,知道要与人为善,所以当时就下决心要改变自己;二是后来听郭欢讲自己的身世和家境,我知道了原来郭欢的命运比我更惨,我终于跳出了个人的局限,开始生发出对同学对弱者的同情心;三是这个集体给了我力量和信心,无论我犯了什么错误,无论我有什么自私和狭隘,集体都会慢慢包容化解,直至和大家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执着的熊芳抒发着她的教育理想:漫长的中小学其实是一次漫长的知识世界的旅行,大多数人看中结果,但仍然有少数人看中过程。看中过程的人,不紧不慢却乐趣无穷,正是因为有这种洒脱和从容,博大的胸襟,高远的视野,没有什么能够障碍得了孩子们前进的步伐!


引导学生向自然学习

   我们并不是一个个绝对孤立的个体,当个人的追求同群体的幸福联系起来,其“追求”的价值方能体现。这是刘锋老师日志里的话,这位数学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在辗转求索之后,选择了教育这条路。对教育,对人生,他都有着自己独立的思考,而作为一名老师,他和孩子们的接触使他的理想更加坚定,他的思索更加接地气。

   刘锋是在故乡田野完全自然的状态中成长起来的,奶奶那一代长辈的纯朴教育和榜样作用,给了他丰富的精神力量。

  “来到这里的第二个星期,我在想,我能教给孩子们什么呢?经过教学实践和反思自己的受教育经历,在我看来就是使孩子快乐、日有所进,渐渐开智明理。快乐不是疯狂地玩或大的情绪波动,而产生于丰富的精神活动。日有所进不是孩子一天下来又学会了几个汉字,又学会了几道数学题,而是在学习中心灵得到正面引导而保持向前的成长。仅有教科书上的知识无法帮助孩子开智和明理,如何实现这样的教育目标呢?”

    刘锋的童年可谓生机勃勃,春天满山的小草野花、夏天满园的瓜果蔬菜、秋天风吹稻田千层浪、冬季炊烟麻雀把梁绕,这些至今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脑海里,以至于他总在想,大自然有多少奥秘在不断地启示着我们的心灵呢?正是自己有了这样的成长体会,也希望把这种体验分享给孩子们。一个想法开始明晰:我们都是大自然孕育的,为什么不引导学生直接向大自然学习呢?向自然学习正是为了“明天地运行规律的大道,开启认知人生的大智”。

    刘锋开始了自然教育的探索,在这个探索中,二年级学生郭力的性格特征及未来的可能发展方向是刘锋反复思考最多的。郭力因为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得到父母更多的宠爱,慢慢养成了好吃偷懒钻空子的习惯。八岁的郭力目前正处在性格发展的关键期,如何才能帮助他渡过这一难关,实现一次突破呢?

    “我一直在静静等待与郭力深入交流的机会,我发现郭力的兴趣点更多的在动手实践方面。本学期最后一个月,我给同学们安排了一次数学实践课,用所学的数学知识给自己设计一个夏天在公园里露营的房子。在这次课外实践上,郭力表现优异,自己一个人设计并制造了三菱柱形的房子,房子后边还配了一个可以乘凉喝茶的小院子,虽然总工程的面积不到两平方米,却也是‘五脏俱全’。在我的提示下,郭力详细向我讲解了他建造房屋的过程及每一部分为什么那样设计的原因。放开手让他完全沉浸在公园草地里造房子,看他自信满满地向我介绍自己的作品,真是一个不一样的郭力。我给他的作品打了94分,是男生当中最高的。他向老师证明了一次自己,我注意到他的身上开始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看我时目光不再游离,当我指出他的一些问题时,也不再皱着眉头了,积极的鼓励开始在他身上发挥作用。这一次课程设计是成功的。郭力在自然课堂上身心得到了放松,所学到的知识得到了运用。”

    郭力实现了惊人的转变,同时也证明了学生们成长离不开大自然,就像孩子离不开母亲的爱一样。


教育是充满想像的开端

   “我一直强调底色,只有扎扎实实做教育的人,有了教育实践,有了自己能为之信服的教育尝试,在遇到各种思想碰撞时才能取其精华。前期的积累,孕育了底色,这里的底色是一种正的,美的,真的教育,有了这种底色才能为我所用。否则,好的东西都可能徒有形式,甚至一上手就走形。”坐在我面前的孙雪飞老师,年轻清秀的面庞,从事教育工作一年多的她在教学方面已经有了很多自己的探索。“其实我没教孩子什么,是孩子们教会我太多东西了。”这句话透露了这位毕业于石家庄学院小学语文专业的女孩的成熟与智慧。

  教育是充满想像的开端,孙雪飞老师认为,“不同的年龄阶段有不同的特点,我也常常会为混龄的课程发愁,担心一些问题的深浅把握不准,让孩子迷惑。最近一次头脑风暴让我突然体会到对于小学阶段的语文、劳动、美术、音乐、传统文化等文科性质较强、艺术感知力较强的科目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混合优势很明显:第一,孩子之间会模仿,小孩子感到困惑时会模仿大孩子的行为,会去听、去问、去做。而大孩子正好充当讲解,并进一步梳理自己的思路,一些把握不准的东西会私底下学习,来证明自己。第二,对艺术的感知,小孩子的创造力、表现力不一定会输于大孩子,甚至在某些方面更胜一筹,大孩子不一定时刻处于领先地位,甚至需要向小一点的孩子学习。第三,对于传统文化,很多人小时候开始接触,到了大学、甚至工作之后还在读经典、体悟经典。每一个阶段体悟是不同的,虽然在读同一个东西,因为经历、阅历的不同感悟也不会相同,这些更没有什么年龄的限制,关键在于传统文化中正气的弘扬。

  数学到了小学阶段分化是比较明显的,所以数学可以将课程分开讲解,但是千万别陷入一个数学老师分别教四五个年级的数学课程的套路里去。一旦这样做,就相当将混龄的优势抹杀了。我的办法是让高年级的大孩子将该掌握的数学知识掌握好之后,给他布置任务,去重新学习低年级的数学,并展示出一套可以实行的数学讲解方案,让他去承担责任,当小老师去教低年级的数学课程,并在课余时间长期关注自己负责的这个孩子的学习情况。这样,看似是高年级的孩子自己学习的时间短了,实则在承担任务的时候,不管在数学思维还是心性的培养上都会获得不一样的成长。”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