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洋又哭了

2014-12-08

北京市朝阳区奥园幼儿园 沈莹

    开学第一天,妈妈带着洋洋来到了幼儿园。洋洋紧紧地抱着妈妈的腰不撒手,眼睛里盈满泪水,嘴里不断提着要求。洋洋妈妈为了把洋洋快点送进班级,爽快地答应着洋洋的种种要求。洋洋为了得到妈妈的保证,还给妈妈拉钩,说“妈妈如果反悔就变成小巴狗”,这才极不情愿地进了班。随后的几天,我发现洋洋在每天早晨来园的时候都会哭,与妈妈讲着各种各样的条件,当妈妈答应了之后才进班。通过观察发现,洋洋妈妈离开后,洋洋在幼儿园吃饭、睡觉、玩游戏都表现良好,甚至在同龄孩子中属于佼佼者。正当我为洋洋入园之后的良好表现而暗松一口气时,没想到洋洋又哭了。

    一天,吃完早餐之后,洋洋大哭了起来。之前洋洋只在早晨来园时哭,今天这是怎么了?我急忙跑过去询问她。洋洋哭着说:“妈妈说吃完早饭就来接我,老师你送我下楼吧。”我很诧异,按理说不太可能,因为从来园到吃完早餐前后不过30分钟的时间。如果家长要接走,何必如此折腾呢?于是,我告诉洋洋:“妈妈没在楼下。”洋洋不信,坚定地说:“妈妈不会骗我的,妈妈答应了吃完早饭就接我走。”随后,要求我带她下楼仔细找一找。我说:“小朋友长大了,要上幼儿园,妈妈要上班去了。等傍晚的时候妈妈来接你。”洋洋立马说:“我妈妈没有班(全职妈妈),她就在家里,老师你给我妈妈打个电话。”面对洋洋的要求,我非常坚定地告诉她:“妈妈有事要忙,现在没有办法来接你,傍晚的时候妈妈再接你。”洋洋仍然不能接受这样的说法,哭着强调:“我妈妈答应我了,吃完早餐就来接我。”洋洋紧抓着我的衣角不放,这时接园老师说:“不妨对她冷处理一下,先让她把不良情绪发泄一下吧。”于是,我转身去忙其他事情。几分钟之后,洋洋再次来到我身边:“老师你给我妈妈打电话,你让她中午来接我吧。”洋洋开始妥协了,我知道我的“坚定”有了效果,我找到了洋洋的行为边界。我依然坚定地说:“傍晚的时候妈妈才能来接你。”“那给我爸爸打电话,让我爸爸开车来接我吧。”基于我对洋洋的了解,她是那种说一不二的孩子,如果我为了安抚她而答应她的要求,到时候做不到,最终还会惹得她哭闹,失去她对我的信任。为了让洋洋从心里上坦然必须接受入园的事实,我再一次告诉她:“不可以,小朋友长大了,就要上幼儿园。等傍晚的时候妈妈来接你。”面对我的坚定,洋洋开始一步步地妥协,最后要求:“老师你给我妈妈打电话,让她放学的时候第一个来接我好吗,用这么快的速度(说完,用手比划,双臂使劲伸展)’。”我爽快地答应了。

    面对洋洋的哭闹,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洋洋劝服,因为我不知道洋洋的行为边界在哪里?但是,我很庆幸我今天的做法,我用温柔而坚定的态度告诉他:“小朋友长大了,就要上幼儿园,爸爸妈妈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在我坚定的态度中,洋洋很快就明白哭泣和纠缠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此外,从洋洋入园哭闹这件事上,我也感受到了孩子对家长的“承诺”到底有多在乎。当孩子入园的时候,有些家长有时急于脱身,会轻易答应孩子的要求,如过一会来接你,吃完早饭就接你,其实这种不切实际的许诺,只能给孩子带来暂时的安抚,并不能让孩子从心里上接受幼儿园。建议家长对孩子入园多做正面积极的鼓励,或从大人有自己的事情做,孩子长大要上幼儿园这个客观事实讲起,让孩子明白上幼儿园的必然性。另外,建议父母平时不要随意对孩子许诺,如果是可以做的又能做到的,承诺之后就努力做到;若做不到,或者不合理的,就不要对孩子轻易承诺,因为家长的言出必行不仅会潜移默化地教会孩子信守承诺,而且也能赢得孩子对自己的信任,为自己树立良好的威信。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