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创造力培养的绿色通道

2014-12-08

本报记者 昊天

科技活动带你“玩转科学”

    日前,第十四届“明天小小科学家”奖励活动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最终评出“明天小小科学家”称号获得者3名、一等奖12名、二等奖35名和三等奖41名。这是继主题为“科学生活创新圆梦”的2014全国科技活动周后的又一次青少年科普教育活动。

    记者了解到创立于2000年的“明天小小科学家”奖励活动是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和香港周凯旋基金会共同主办的,旨在选拔和奖励优秀青少年科技创新人才,为中国创新性科技人才队伍培养后备力量。

    活动评审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王乃彦在颁奖典礼上介绍活动评选过程时说,在7天终评期间,组委会邀请了1997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得主斯坦利·普鲁西纳与参赛学生分享自己的科研成果。王乃彦告诉记者,这项活动的设计参考了美国具有70多年历史的科学人才选拔计划,希望通过不断努力,使之发展成为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人才选拔的重要手段和青少年创新人才培养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据了解,在每年5月第3周举办,由科技部、中央宣传部、中国科协等部门共同组织的全国科技活动周活动,至今已连续举办13届,累计参与公众达8亿多人次。今年各地也将组织丰富多彩的特色活动,如上海市第六届科普艺术展演、青少年工程科学体验活动,天津市“科学新体验·美丽天津在我身边”科普嘉年华活动,重庆市巴渝科普总动员等。各部门组织的活动有中国科协“和谐心理健康生活”系列科普活动,2014中德“环境、冲突与合作”巡展,公安部消防安全科普展,国土资源部国际博物馆高峰论坛,交通运输部公路交通试验场活动及学术沙龙,中国科学院“第十届公众科学日”活动,中国社科院社科青年学者进校园等活动。

科学带动创新思维

    就在不久前,主题为“创意无限、玩转科学”的首届城市科学节暨暑期青少年科学节活动在北京展览馆举办。活动旨在构建一个青少年科普学习和职业体验的平台,唤醒公众接受科学知识,彰显城市科技魅力。活动汇集了来自美国、英国、德国、新加坡、日本、以色列等近十个国家的科学教育项目,规模2万平方米,历时17天,包括科学教育项目博览、科学实验室、科学表演、科技竞赛、科幻展览、科技电影等丰富多彩的内容。多元的科学活动设计理念、寓教于乐的参与形式使同学们不仅学习到生动的科学知识,还帮助同学们构建对未来职业发展的初步认知。

  应邀参与此次科学节的优贝乐国际儿童教育集团的首席教育官兼执行董事谢金澜女士告诉记者,创造性思维是一种具有开创意义的思维活动,即开拓人类认识新领域、开创人类认识新成果的思维活动。创造性思维是以感知、记忆、思考、联想、理解等能力为基础,通过应用认知、记忆、分析、评价、综合、抽象、概括、发散等思维方式,朝向问题进行有效的思考与解决,最终达到认识的新领域,产生新方法、新思想的高级思维活动。

    当今世界,经济飞速发展,科技文化日新月异,主要源于各个领域的创造性。从宏观上讲,创造性是社会进步的动力之一;从微观上讲,创造性是衡量一个人才华高低、能力大小的尺度。正是由于优贝乐创造性思维课程体系强调创造性的能力发展的重要性和各发展领域的联系,通过以问题解决为切入点的丰富系统的教学方法,能够帮助儿童获得各大发展领域的诸多能力,才受到了科学节主办方的青睐。

  10月中旬在北京市东城区举办了第34届中小学生科技节,以“快乐科技、梦想启航”为主题,通过三大主题活动,20多项竞赛项目,让学生们感受到了科技的魅力与奥妙。来自中国科学院的王梓坤、中国工程院的金国藩以及神舟飞船总设计师戚发轫等多名资深院士分别走进北京市第五十中学和东直门中学,与中小学生们进行面对面的互动交流。“百名院士进校园”活动开启了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带动、支持建设东城区青少年科学技术学院的大门,是“大院带小院”、“大手牵小手”迈出的第一步。作为东城区青少年科学技术学院的名誉导师,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及其他院士和专家将有机会走进东城校园,开设精彩的讲座、有趣的课程,引导更多学生喜爱科学,培养青少年的科学精神、社会责任感和创新、实践能力。未来,将有更多的资深院士走进东城区青少年科学技术学院,在进一步探索在课程建设、教师培养、课题研究、举办学生科技讲堂等方面进行合作。

中小学科技课成鸡肋?

    在这些异彩纷呈的活动背后,一则来自媒体的调查,却展示了另一番令人堪忧的景象。

  媒体调查中发现,本市部分学校科技教育形同虚设,甚至不乏为“应付”教委工作不得不开展科技活动。科技课在北京一些学校缘何成了“鸡肋”?

  海淀区某学校负责人向媒体吐槽,科技月“着实有点头疼”,每年科技节活动通常“以点带面”,专业性及深入度都“蜻蜓点水”,只为烘托全区科技月氛围,“应付了事”。究其原因,就是“平时学校的科技教育就可有可无,科技月又能展示出什么‘像样’的科技教育成果呢?”

  另一位普通中学科技教育负责人则向媒体坦言,开展科技教育可没想象的那么简单。目前,学校针对初高中年级制定不同科技教育课程方案,初中年级学生为兴趣小组,高中年级学生为选修课。除非真对科技有兴趣,否则很少会选择这类课程;高中学生选修课多设于高一年级,科技课程仅占其中少部分,高二、高三年级因课业负担较重,选修课也相应减少,因此,接受科技教育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不仅学生没兴趣,老师也“不感冒”,这是学校科技教育举步维艰的重要原因之一。多数教师受学校理念、工资绩效、硬件设备等因素影响,不愿开展科技教育。即使有人愿意,也都是凭一腔热血,做无私奉献。 

  媒体调查发现,科技专业教师不足或根本为零的现象普遍存在于中小学校。多数学校科技教师由物理、生物、化学等其他学科教师兼任,部分学校科技教师为外聘。除师资因素以外,科技设备的成本过高也是学校对开展科技教育望而生畏的原因之一。同时有不少科技教育示范校从课程入手,让科技教育在日常教学中自然开展。学校针对初高中年级分别制定不同的科技教育目标和培养方案,调动家长资源开展科技教育活动,也取得了经验。目前,部分中小学及区县教委已试水联手高校共同推进科技教育,利用高校师资、设备等资源,扶持中小学。日前,海淀区教委与海淀区科协及部分高校签署协议,共同筹建海淀区中小学生“科技教育超市”。在“超市”中,海淀区将协调区内高新企业,计划把首批百家企业作为学校科技教育“校外基地”。

  专家指出,针对小学,高校可协助学校开展科技节等趣味性活动,培养科技素养及兴趣;针对初高中学生,则需侧重专业性培养,高校可通过分设课题或由学生带着课题共同研究。

  据悉,东城区先后实施了“蓝天工程”、“社会大课堂”和“科技章鱼计划”,成立了以“聚集科教资源、开发特色课程、培养学生个性”为理念的东城区青少年科学技术学院,通过四级课程平台的建设,对学生进行分层分类指导,形成了以青少年科学技术学院为核心的“外联内牵”的十字格局,进一步加强了对校内外、区内外、国内外各级各类科技资源的统筹管理和创新人才培养。

  伴随着教育制度改革的实施,《北京市中小学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施意见》不久前出台,该“实施意见”指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须落实到中小学教育教学全过程,引导学生知行统一。中小学校各学科平均应有不低于10%的课时在社会大课堂进行。北京市教委要求,今后,北京市小学和初中语文教学中,10%以上的课时将在博物馆、纪念馆等“中小学社会大课堂”单位中进行。初中化学和物理笔试分值在中考占70%,学生初中3年参与实验探究实践活动的考核情况按30%折算计入中考成绩。

  这无疑将为在校生创造力的培养,开辟一条绿色通道。

链接

  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的调查显示,在21个被调查国家中,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第一,想像力排名倒数第一,创造力倒数第五。此外,在中国的中小学生中,认为自己有好奇心和想像力的只占4.7%,而希望培养想像力和创造力的只占14.9%。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国人是如何培养孩子的想像力和创造力的呢?

    1.时间做保证

    对孩子想像力和创造力的培养,需要一定的时间做保证。在美国学校,尤其是在美国小学,学生课余时间多,课后作业很少。在宽松的条件下,美国的小学生才有可能任意想像,让思想飞翔。

    2.无标准答案 但求用心

    图画课上,中国老师通常会拿出样本让全班同学临摹。谁模仿得逼真,谁得高分。美国老师鼓励学生自由想像,没有标准答案,更谈不上模仿得是否逼真,只要是用心设计的孩子,都得高分。

    3.音乐开启想象力

    美国小学生到了三年级,要选修一门乐器。到了初中和高中以后,这门乐器会跟着孩子一起升学。

    4.外出远足

    美国孩子不会用大量的时间抄写生字,而外出远足(Field Trip)却颇具特色。美国学校外出远足教学的距离有远有近,内容丰富。比如:看音乐剧、去艺术馆看画展、到农场参观等。

    5.科学节

    美国中小学每年至少举办一次科学节(Science Fair)。比赛没有标准命题,孩子们对什么感兴趣、拿手,就用什么课题去报名试身手。比如:研究可口可乐瓶子的变迁史、研究当地出产的岩石等。孩子是否参加科学节,属于自愿行为,学校不勉强。

    6.教育理念

    美国家长认为:让孩子做喜欢的事,他才会做得最好。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