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辈科学工作者李祝霞谈教育

2014-12-08

本报记者 支彦琳

    李祝霞,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核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首批赴美访问学者。

   他们总是让我热泪盈眶,他们外表的质朴,他们为人的谦和,他们内心的安详,他们热爱工作,他们严谨研究,他们无私的奉献,他们深深的民族情怀,他们对信仰的不离不弃……这些所有在他们身上体现的品质,是人类最高尚的品质,虽然他们已渐入耄耋之年,但这些却丝毫没有褪去,反而更加浓烈。他们用生命和心血书写的历史,将永恒地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老一辈科学家,他们用博大的情怀为祖国科技事业的发展开辟了道路,使中华民族能够巍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他们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祖国,无怨无悔。在这个追逐偶像的年代,我们有的人,把老一辈的人遗忘了。今天,我们也要追偶像,我们追的偶像就是老一辈的科学工作者。他们不仅是科学研究界的财富,更是民族的精神财富。纵然他们当中有的人已然故去,但他们留下的故事是值得传扬的。而仍然健在的,默默无闻,兢兢业业,秉守着老一辈科学工作者的操守和品质,无怨无悔奉献、付出,在我的眼里,他们才是真正的偶像,是值得我们青年学子学习的偶像!因为,正是他们身上的这股精、气、神,才能铸起中华民族的心灵长城,他们的这股精、气、神,才是我们民族的精神脊梁!

  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是科技和劳动一次次地在推动着社会的前进,文明的进步。浩浩天地,悠悠历史,他们身上闪耀着熠熠生辉的中华之光,历史将庄严地记录他们!(本报编辑部)  


    对孩子的教育,不要太急于求成了

   记者:您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受的基础教育,您现在也带博士,您觉得,现在的教育和您那个时候的教育,有什么不一样吗?

  李祝霞:谈起现在的教育,尤其是家庭教育,我真的有些观点要讲。我们那个时候的学习很快乐、很轻松,我们这一辈人大都如此,可是我看现在的孩子学习怎么就会变得这么苦?家长也陪着苦,老师也焦虑。这样下去,还怎么学习创新,将来还谈什么有所建树?有一句话叫“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还有一句俗语,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现在很多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太急于求成了。

  我孩子已成年,我对他还是比较骄傲的。回想起我们夫妇对他的教育,最起码,我们从来没有要求他一定每次考试都要100分。基础教育阶段尤其是小学阶段的学习,要保持两点:一个要身心愉快地学习,第二个老师讲的要弄懂,学业上的事情一定要弄懂。我们没有要求过孩子“分数要高”,“比别的孩子强”。我告诉儿子,你不要跟别的同学比,不要跟他们较劲,学习不是我比你多一分或少一分。

  记者:没有家长不希望自己孩子学习成绩好,我们要对孩子有期望。

  李祝霞:我们对孩子也有期望。但是如果家长注重的是分数、排名什么的,这孩子从小只看到了分数,他学会了斤斤计较,没有长远的眼光,看不到远处。这对孩子将来的成长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有的家长很注重孩子在班里的排名,把孩子送去上补习班,让孩子上辅导班,让孩子上什么样的学校才能考上好的大学啊,等等,这样对孩子未必就很好,或者说起不到很好的作用。大人的一言一行对孩子都会有影响,你怎么想的,孩子难道也是这么想的吗?所以,这样的家长有可能会造成孩子从小就会攀比,只关注小事,就看一分两分的差别。念书的时候,一分两分的差别,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所以,我经常会劝我的研究生,不要去看分数的差别,这个并不能说明问题。让孩子从小就紧张得不行,最后的发展,不在那一分两分,而在于怎么走正确的路,还有碰到机遇的时候有没有一颗智慧的头脑进行分析、懂得把握。

  现在孩子之间的竞争,其实是家长之间的攀比,孩子成了家长的面子。回头看看我们走过的学习之路,再看看现在的我们,我觉得,长大了以后,个人的成就或对社会的贡献,绝对跟当时一分两分的差别没有什么关系!

    “起跑线”的误读是家长没有辩证的教育观

   记者:前段时间社会上又在讨论“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这句话刚出来的时候,确实影响了很大一批家长的教育观,但几年过去了,现在又有人开始质疑,这让教育变得更加功利化和表面化。您怎么看待?

  李祝霞:当时“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这句话刚一出来的时候,我就跟我老伴说过,这句话有问题。如果没有正确客观的解读,这句话会给家长、给孩子造成很糟糕的影响。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其实,“起跑线”造成教育功利化和虚浮化,是因为家长及社会上没有辩证的教育观。

  人生没有一条整齐的“起跑线”,但是每个人都是在家庭里先受的教育。所以,“起跑线”的含义是家长是否有正确、客观、辩证的教育观,而不是分数、成绩、特长、名校。

  从我们的经历看,小学成绩很好的,经常考前几名的,未必成年后就会一直好,假如搞学术的,学术方面也不太会有创新的成就。无论一些知名的科学家,还是知名的成功人士,他们没有靠一分两分出来的,他们的小学或中学未必都是分数很高,成绩很好。因为从小孩子就把精力全都耗费在分数上面,慢慢的就会对学习产生一种厌倦,他不喜欢这种来自学习的压力,实际上这种压力是来自于学校和家长,在我们看来,这简直是在摧残孩子,让孩子没有了真正的童年。

  记者:现在有的孩子的书包是拖着走的,孩子的书包很重,天天背着去学校,对身体成长会有影响不说,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压力。有些学校和家长喜欢排名,给孩子分等。

  李祝霞:不要给孩子分类、排名次,这会影响孩子的自尊心、自信心,其实孩子都差不多,大概齐就行,不要那么精细化。老师在家长会上一公开,家长没有面子,心里有压力了,他的压力如何释放?只能释放给孩子,这些释放出来的都是负能量,孩子从小被灌输的是这些,他们会变得越来越自卑,没有自信,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好,什么都学不会。至于老师,你班里的学生你自己可以在心里有数,不要排队,不要跟家长说,你把对学生的‘心中有数’体现在教学上,根据他的情况怎么帮他提高,怎么让学得差一点的学生能够弄懂,学习能够上去。 

  我从读书开始,没有什么思想负担,我们这一代受到的教育是很好的,而且从现在的成就来看,我们确实是受益于这种教育。老师对好学生不会专门开小灶,反而会去帮助学习得有点困难的学生。 

  孩子的心智年龄尚未成熟,家长、学校,甚至整个社会不要让他们小小年纪整天就在这些负面的东西里搅来搅去,这样会让孩子心里很苦,心理压力大了,又没有正确的排解方式,孩子可能就会采取极端的方式来释放。那样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我的孙子在美国,我看他很快乐,看了很多书,而且他比较会玩儿,能想出各种各样的招数来玩。不是说美国的教育有多好,关键是家长的教育观,应该懂点辩证法。人的发展是螺旋式的,看问题要长远,不要纠缠于一时的好和不好,孩子能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才是最重要的。


致青年

  现在好玩的东西也多,占据年轻人视线和精力的东西太多了,使得他们没有静下来的心来做学问、学习。年轻人在求学为人的人生中,我觉得,对自己的要求一定要严格,如果是做学问,一定要严谨,老老实实的,一就一,二就是二,不能来虚的。做的东西要站得住脚,在思想上要有创新,所以要学习,要多看,多思考,要用脑,脑子要多用才会越来越好用,要有互动,而且,趁现在年轻,一定要用功!

记者手记

教育路上霞光满天

   和老一辈的教育工作者、科学工作者打过几次交道了,我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他们带给你的是完全的平易近人,没有任何架子,为人谦和,真诚。每次采访他们的时候,我心里是完全放松的状态,跟他们在一起聊聊天,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最重要的,还能受到很深的教益。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核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李祝霞老师是1941年生人,今年已经74岁了。采访被安排在李老师的家中,家中陈设非常简朴,精神矍铄的李老师衣着朴素,总是笑盈盈的。李老师的老伴也是核物理研究所的科学工作者,他们两人在家里也设了一间屋子作为办公室,这间屋子就是他们一天的主要活动场所。两位老人的桌子分别放在两个方向,椅子背靠背,每人一台电脑,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屋子里好像少了点人间烟火味儿,其实,两位老科学家一天都想着自己的研究了,对其他的事情都没有那么在意。用李老师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我们都很随便的。”

  半天的采访结束,细细想来,李老师的这个“随便”,其实真的不随便。陪同一起聊天的还有核物理研究所的另外两位年轻老师,从她们的言语中也了解了李祝霞老师为人的一些细节,令记者感叹。同行的两位年轻老师说,李老师夫妇俩是所里的模范夫妻,两位老人专心致力于研究工作,对小事和生活的细节根本就不在意,所以,两人一直相敬如宾,彼此尊重。当在美国的儿子回来后,一家三口手牵着手散步,让旁人羡煞不已。李祝霞老师却不以为然,“我们都觉得很自然,没有刻意地去想什么,我不知道什么叫经营婚姻,我们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个概念。”

  现代科学知识的河,不应该只在一个点上闪光,而应该像江水一样,流向世界的四方。李祝霞老师桃李满天下,她教给学生们的不仅仅是科学知识,更重要的是她的为人、她的品格,一个“随便”却严谨的科学家,使任何由她受益的人在人生的路上霞光满天。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