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少年性教育走出尴尬的缺位 ——专访青少年性教育专家彭彧华

2015-01-06

本报记者 吴蔚

    彭彧华,农工党党员,曾任北京怀柔师范学校常务副校长、北京京北职业学院院长、北京怀柔区副区长、北京市人口计生委副主任、现任北京经济管理职业学院副院长、副教授、博士研究生。在文学、教育管理、社会学和心理学方面进行了研究探讨。先后编写《鲁迅杂文选注》、《当代短篇小说评选》、《唐宋诗词选译》、《李贽散文选注》;主编高职教材《创新能力培养教程》、《高职学生德育读本》;性学专著《当代大学生性行为及其相关因素研究》、《青少年性健康教育研究》;主编《大学生爱的透视窗》、《高中生最美的花季》、《初中生成长的烦恼》、《小学生爱的启蒙教育》系列性健康教育读本;主编《女人一生平安》、《男人一生健康》。


    在第27个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新华网发布称,十几岁的年龄正是最好的青春年华,却因偶尔不慎感染艾滋病毒,从此人生陷入灰暗。目前青年学生已经成为艾滋病毒感染高发人群,国内报告年龄最小的只有14岁。

  有媒体指出,艾滋病的低龄化最重要的原因是性教育在中国还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艾滋病防治条例》对防控宣教进行了详细规定,并要求高校、中学等将艾滋病防治知识纳入有关课程,但在多数学校中实施并不理想。大多学校谈性色变,从小学到中学,即便是大多数高校,也没有一堂像样的性教育课。不仅在学校,孩子们从家长那里也难以得到正面、准确的性知识。很多家长将性教育作为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尤其对于最易感染艾滋病的男男性行为更是避而远之、绝口不提,从而导致不少孩子依葫芦画瓢犯下大错。

  尽快让中国青少年的性教育走出尴尬的缺位,已经成为有识之士的共识。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青少年性教育专家彭彧华。


    记者:中国青少年性教育的现状如何?

    彭彧华:改革开放后,经济的高度发展带来的是各项事业的快速发展,人们的思想意识从长期禁锢的状态下解放出来,随着信息覆盖面的增大,网络世界把全球的距离拉近,地球上五大洲、四大洋的各个国家在信息高速公路上都变成了一个驿站。网络消极文化传播与影响,倾刻间散布到各地,黄色文化对青少年身心的杀伤力不亚于武器,甚至这种柔性的杀伤潜入青少年的心里,并一代代蔓延与传承。现在孩子看到的、听到的、知道的有关性知识与性行为的内容,都是从书刊上、网络上、电视上、影碟中甚至是聊天室内得来的。某市对1060名高中生调查发现,学生从书刊杂志中获得性知识的占42.45%,从电视、网络、碟片中获得的占34.15%,二者合起来是76.6%。来自同伴的19.62%,来自学校教师讲授的9.06%,来自父母的5.85%。由此看来,大众传媒、网络世界是青少年获取性知识的主要渠道。

    长期以来学校教育往往重视学生智育,忽视了学生德育教育,校长、老师集中抓学生的学习成绩,中、高考指挥棒直接指向了应试教育,素质教育喊得震天响,应试教育扎扎实实搞。不少学校虽开设了健康教育课,但一涉及到性知识,老师就避开不讲,或者让学生回家自己看书。有的学校以课时紧张为名,根本不开健康教育课。从调查高中生的性知识来源渠道可清晰看到,学校教育的主渠道没有像对待智育一样重视孩子的性教育,学校的性教育是缺位的。

    家长一谈到对孩子的家庭教育都有很多经验和做法,可一谈到性教育都手足失措甚至有的认为是洪水猛兽。某市妇联对150个家庭进行性教育调查,74%的家庭避免和孩子谈性问题,而这些家长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青春期性教育对孩子成长有关系。只有不到10%的家庭含蓄地给孩子讲一些性知识或找一些相关的书给孩子看,亲自带孩子去看展览或听讲座的不到3%。26%的家庭认为这些事孩子大了自然就懂了,没必要教孩子,上一代人没有教我们,我们不也生儿育女吗?另外,从调查高中生性知识来源中,5.85%的比例中,也可看到家庭性教育的空白。

    记者:如何帮助中学生度过“性的危险期”?

    彭彧华:初中生的年龄一般是12周岁到15周岁,而这一阶段恰巧是青春中期,性科学工作者把青春中期的年龄划分为女子11岁到16岁,男子13岁到18岁。青春中期是性发育的高峰,是向性成熟转变的时期,性生理变化的特征是:生长开始减速;第二性征更加明显;性生殖器官进一步发育。

    青春中期的性心理表现特点是:独立性、自我意识增强;情感成熟与发展。性心理发展过程是:接受与拒绝异性→同异性交往→同异性的接近与接触→从群体交往到单一组合。由于青春中期的男女性生理、性心理特征的客观存在,导致男女生的感情是疾风暴雨式的,奔放不羁式的,热烈如火式的,正如性心理学家霭理士所说:“春机发动中所指的春机,不但是指新的生理上的力,也指一种新的精神上的力。”国外心理学家也把青春中期称为“性的危险期”。那么家庭、学校、社会又如何引导初中生度过“性的危险期”呢?

  首先认识少女怀孕的危害性。其次,进行性理智教育。青春期的男女情感、情绪极易波动和冲动。家长要有意识地培养孩子的理性思维,要让孩子勤于思考,遇事头脑冷静,三思而行,先想事情的严重后果,再想该不该做,如何做。这里我没有使用性道德这一术语,而是用性理智,道德这个词语孩子不喜欢接受,理智则要求孩子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无论是做人做事都要具备的一种智慧。理智能化解人世间的许多矛盾冲突,当然少男少女运用理智也能化解与父母、老师、同学、朋友之间的种种冲突,总之,理智是协调人际关系的重要智慧。第三,学校开设性生理学和性心理学课程,多开展丰富多彩的文艺体育活动,分散孩子专注学习的压力。第四,家庭、学校、社会要淡化孩子的谈情说爱,更不要频繁使用“早恋”这个词。我们通过分析初中学生的性生理发育特点、性心理成熟特点就更加明白,这一时期孩子只是身体器官急剧变化带来的好奇和性渴望,甚至是初潮、遗精带来的恐惧。其实他们从精神追求、未来人生理想设计等方面远远没有成熟,根本谈不上“恋爱”,只是单纯的身体上对异性的好奇、神秘而已。如果把性神秘的面纱早些揭开,性就不再神秘,他们就不再去探索尝试,而去追求除性以外更有人生价值的东西。第五,父母加强与孩子的沟通,冲破家庭性教育的瓶颈。我常常想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为何听不进父母的话?甚至是高度的对抗?一是父母没有给孩子创造一个让孩子说出肺腑之言的环境氛围。平时忙于各自的事业、工作,很少与孩子沟通交流,偶尔吃饭聚在一起关心的只是学习成绩。成绩好喜上眉梢,不着边际、空洞的一通长篇大论;成绩不好,怒上心来,大声呵斥、贬损,动不动就搬出“我在你这个年龄时如何如何……”这种单方的、冗长的、令孩子生厌的腔调,孩子怎能不反抗呢?因为,孩子只是被动地处于倾听者或受训者的地位。二是父母放不下架子,不能尊重孩子与孩子平等交流。绝大多数家庭中与孩子交流模式是:家长喋喋不休的演讲或慷慨陈词或伤心动怒,而孩子是心不在焉或充耳不闻或东张西望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紧接着家长再大声训斥:“我对你非常失望。”“我在你那么大的时候,从未做过这种事!”最后,无可奈何地说出:“当你自己有孩子的时候,就懂得父母的良苦用心了。”这种不平等的无效的沟通后果可想而知。长此以往,孩子我行我素,父母又不甘心,只能旧戏重演,结果误区越陷越深,家庭性教育成为瓶颈。

  总之,初中生阶段的孩子不仅是生理上发育的高峰期,也是心理上变化的急剧期,感情上是疾风暴雨式的性危险期,而且也是长知识、长学问、形成好品德的关键期,也就是说为将来成为好男人、好女人打基础的时期,所以,社会、学校和家庭应该共同关注,让青春之花开得更美丽。


    采访接近尾声,彭彧华将自己主持编纂的《首都市民“生命全周期性健康教育” 系列丛书》送给了记者。彭彧华指着四本口袋书封面的左下角印着的一红一绿两只纸鹤告诉记者,“教育塑造的是人的灵魂,也是健康人格的塑造。这象征着送给青少年的一份关爱和祝福!”言语间,一位教育工作者的责任感使命感溢于言表。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