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脑科学:来自心灵的精神力量

2015-01-06

兰耕      

    不久前,在山西太原举办了2014全国脑科学应用创新与发展高峰论坛,来自全国各地的大约400名全脑教育、早期教育人士以及中小学负责人参加,大家共同研讨了“传统教育与现代脑科学全面结合的创新机制”“左右脑协调并用”“脑科学教育行业标准”等议题。近几年,全球掀起了脑科学研究的热潮,脑科学在基础探索、新技术开发和实践运用方面都有了突破。脑科学是人体科学研究不能避免的方向,而脑科学和心理学又有割不开的联系。国际著名遗传学家,中国现代遗传学奠基人之一谈家桢院士和一位外国科学家在谈话中表示,“如果说20世纪的主导科学是物理学的话,那么21世纪的主导科学就是生命科学。”厦门大学智能科学与技术系教授周昌乐此前也曾撰文认为,20世纪80年代之后,科学界把心智奥秘的揭示看作是科学研究特别是纯科学研究要克的最后一个堡垒。我们的大脑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奥秘呢?这还需一代又一代人去探索。

我们的“心”里有什么?

    科学研究证明,人体,包括大脑,其设置编排非常精密,不亚于任何一台精密的科学仪器,然而,和科学仪器不同的是,人类的大脑会产生意识和思维,形成思想,最终可以改造物质世界。大自然从来不做浪费任何能量的事,我们人体中的每一个器官,甚至每一个细胞,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组合呢?大脑是如何运作的?大脑是怎样和外界,包括宇宙,进行信息交换的?通过什么介质进行信息交换的呢?我们如何更科学地使用大脑,才能使大脑发挥最合适的效用?人体和大自然是对应的,和宇宙也是对应的,人类的局限能否突破?目前谁也不能给出最终的答案,但希望能调动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认认真真地去寻找最真实的自我,寻找心灵深处的自己,并通过自己的调整,提升自己的人生格局,甚或达到更高层次的生命形态。通过我们自己的变化,也能更好地适应孩子的心灵成长步伐。最起码不要成为孩子心灵成长的阻碍。因为孩子是未来的人类,他们是世界的主宰,因此,他们必须有着能够适应未来世界的各种特质。或者说,他们完全有能力创造一个崭新美丽的世界。

  那么,我们不妨来设想一下,未来世界需要什么样的人类呢?独立自主,阳光自信,健康快乐,创新发展,利他主义,奉献精神,对自己有充分的了解,对事情的把握准确而客观,果断,担当,自觉,行事公正,行动主义者……这些,我们自己的心里有没有?如果没有,我们怎么样去准备帮助我们的孩子?

   那么,我们的“心”里,有些什么呢?我们不妨来做个心理学的镜像试验。举一个你认识的人,回想一下他有什么特点、性格,他有没有什么事情或行为令你信任或令你厌恶的?然后,通过你列举的放在自己身上,再回想一下自己的身上是否有和他同样的特质?你会很惊讶地发现,其实你自己身上也有和他同样的某类特质,只是被压抑住,完全没有进入你的意识层面。当你看到了他人身上的特质时,其实是你自己的同样特质在他人身上的镜像反映。科学家研究发现,人的大脑中有一群叫“镜像神经元”的神经细胞,它们的主要功能是复制、模仿。孩子们正是通过这一群细胞来模仿成人的各种行为和语言。那么,孩子有可能也会复制我们“心”里的东西。

  我们能不能按自己的设定去发展我们的心灵?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格,人格是什么?人格跟我们的心灵又是什么关系?什么决定着人格的形成?如果我们了解自己的心,就可以发展出不同的人格。中国科学院脑科学博士、上海童年汇创始人陆宇斐为我们做了一个专业且令人信服的解释:拥有成功智力的人所具备的20种人格特质中,“能够均衡使用分析、创造与实践”,这其中暗含了对智力与思维方式的要求。我将这种涵盖了智能要求的积极人格特质定义为“科学精神”,我们的目标是,培养这种涵盖智能发展的积极的人格特质,能够使得儿童在道德、智力、社交情感等各方面的发展中取得平衡。

我们的思维方式都一样?

  国家基础教育实验中心家校合作指导委员会副主任王大龙曾做过关于阅读障碍儿童的大脑研究。他给记者展示了一幅图,在图上,被诊断为阅读障碍的孩子的大脑和正常的大脑的对比,阅读障碍孩子的大脑是打开的,阳光照进来,大自然在他脑子里是立体的图像,在他脑子里,物体是成像的。而正常的大脑则是封闭的书屋,表示在读书。所以,有阅读障碍的孩子在别人眼里是学习差,其实不是这样。这只是孩子的思维方式不一样而已。其实,我们每个人的思维方式都是不一样的。那么,我们从何而得知每个人的思维方式呢?每个大脑的意识究竟在哪些方面有区别呢?这种微观的神经活动对人产生着什么样的影响呢?

  传统西方心理学几乎一致都偏向于研究病理学。在西方心理学一百多年的历史中,研究者集中在对歇斯底里、上瘾、精神病、强迫、抑郁、焦虑、冲动性愤怒、个性失调等病态情绪的了解上。美国心理学会前主席马丁·塞利格曼,曾发文指出他们对积极心理学的忽视,认为“对病态心理学的排他性关注导致了心理学大多数的研究领域都陷入了一个模式,这种模式令人类缺乏让生活更有意义的积极因素”。美国临床心理学家罗恩·拉纳认为,究其原因,在研究福祉或者积极情绪时,心理学家们通常借助于自省和自我报告等方式,这看起来似乎不如那些能够被轻松量化测量的“实体科学”看起来更加有科学性。

  厦门大学智能科学与技术系教授周昌乐认为,物质、生命、宇宙与心智,一直是纯科学研究的四个本源方面的探索问题。到了21世纪的今天,在心智方面,对微观的神经活动如何产生宏观的认知行为知之甚少。正因为这样,围绕着揭示心智奥秘的脑科学、认知科学、智能科学等从不同角度来进行探索的学科应运而生。而所有这些学科的探索研究,都无法回避的一个共同棘手的问题,就是意识现象问题。毫不夸张地讲,意识问题是心智研究堡垒中的堡垒。

  在实践中,我们发现,即使当我们跟某个关系非常密切的人呆在一个美妙的氛围中,如果我们处于极度的焦虑或者愤怒情绪中,我们也不会感到幸福。因此,无论外部环境如何,真正决定我们幸福、安宁、开心、快乐等的,是我们自己的情绪,也就是我们自己的内心,情绪指向的正是我们的意识,以及我们用来思考事情的思维方式。

   罗恩·拉纳一直致力研究佛教积极心理学,他在自己的临床实践中发现,大多数人都知道烦恼、愤怒、激动和憎恨情感之间的区别,知道烦恼、闷闷不乐、不安和恐惧之间的区别,也能体会负面情绪越强烈,给我们和身边的人造成的痛苦就越多。但我们大体上都不清楚积极情绪也有这样的渐进关系。比如,从对他人的简单关心到能够撼动人心的有力而广大的温暖和关怀的慈悲。罗恩这样写道,“在西方,我们经常把慈悲心跟软弱联系在一起,我们通常认为必须用愤怒或者傲慢来显示自己的强大。借鉴佛教积极心理学后,能帮助我们认识到悲心也能具有强大的力量。”

   因此,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是可以使我们的心灵得到提升的方式之一,也是最重要的方式。

积极面对你的精神层面

  从心理学上可以推导,我们每个人都活在精神层面,这种精神来自我们每个人的心灵。不同的心灵产生的精神能量是不同的。人类创造了丰盈的物质成果,这些物质成果大大地改善了人类的生活。其实,并不是丰富的物质改变人类,而是创造物质的心灵所产生的思想。来自心灵的不同需求会创造不同的物质,这种需求不同于为人类谋福祉的理想。这种需求产生得越多,内心的空档会越来越大,不满足的成分越来越多,就会不停地向外追逐来填补内心的空档,最后却发现,这个空档越补越大。心灵一直处于“我没有”的信息提示下,就会一直去追逐,来达到“我要有”的状态,由此产生种种负面情绪,焦虑、压力、紧张、不安……精神层面长期处在低能量的状态下,会诱发各种各样的结果:身体不适、环境恶劣、人际紧张、能力低下等等。

  从发展心理学角度来说,积极面对我们的精神层面,它才会从各种渠道获取能量、放送能量、聚集能量,才会充满力量!从儿童发展心理角度讲,当儿童长期处于紧张压力之下,就会降低获取信息的能力,更不要说好好应用这些信息的能力了。所以说,当孩子处于压力之下,学习效率肯定是低下的。所以,让孩子获取精神的力量很简单:用积极的心态面对孩子。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