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淌在指尖上的弦歌雅意

2015-01-06

本报记者 兰耕

    盼望着,盼望着,歌声近了,天使的脚步近了。那偷偷地从芳香泥土里钻出来的,是你清脆的声音;又散在草丛里了,像星星的眼睛,还眨呀眨的。我想呀,把她们都拾起来,塞进春天送给我的书包里。

  我总是相信,上天的各种安排都有其深意,大自然的任何安排都不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大自然从来不做任何浪费能量的事。

  “我踏过了地狱的熔岩,心中流淌着人间的清泉。”这是我听了吕强说完他们一家人的故事之后的感觉。采访之前,吕强说,“唉,真的不想再提,过去的事一提起来心里就……”这个看似文弱书生的男人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啊,这一家人二十多年的日子是怎样走过来的,虽然我们可以理解,但真的置身其境,未必能如他们般坚忍。


遇到突如其来的打击

   他们是辽宁人,当时住在辽宁省兴城市二四六医院家属楼。那时,家属楼内的居民们每天都会听到悠扬的古筝、葫芦丝和二胡的音乐声。这是二四六医院妇产科大夫于丽达的两个患有极重度耳聋的女儿每天放学后必做的功课。为人父母者最担心最脆弱的地方就是孩子,如果孩子被发现有问题,那真如天崩地裂般。大女儿吕香凝18个月的时候因为一次高烧不退被送到医院治疗,高烧退下来了,却被诊断出极重度神经性耳聋,这印证了母亲于丽达之前的猜测,却也让她一时无法接受,拿着诊断报告坐在候诊室门外发疯一样地哭。医院的专家说了一句话让吕强夫妇俩如五雷轰顶,“这种病根本没有治疗的方法,即使戴上助听器也没有用。”

  小香凝却什么都不知道,病愈了的她如一只欢快的小鸟,在爸爸妈妈身边跑来跑去,看到爸妈在哭,她一会儿给擦眼泪,一会儿又给他们扮个鬼脸。孩子的纯真让夫妇俩渐渐平复了情绪,一下子扛起了顶天立地的父母责任。

  在小香凝发高烧那次吕强夫妇俩就已经进行了家庭责任的分工,由爸爸吕强辞去工作在家照顾孩子,妈妈于丽达则担负起了全家的经济重任。母亲于丽达说:“孩子要靠父母把她养大,我们应该打起精神,身体不垮才行。尽管女儿遭此不幸,但是,我们一定要让她在心灵上能够健康地成长。”

  吕强一家的生活从此改变,仿佛进入了无声的世界。“我们担心这样闭塞的环境会造成女儿孤僻倔强的性格。于是,我们想方设法把她送到幼儿园,让她去感受一下正常儿童的生活。令人扫兴的是,我们一一被拒之于门外。”

  吕强和于丽达不甘心女儿就这样永久听不到声音,也不忍心看到女儿想干什么嘴里却说不出来的苦楚。怀着一线希望,他们带上女儿走上了一条漫长的寻医问药之路。


在摸爬滚打中自己培养女儿

  一个偶然的机会,经朋友介绍,吕强夫妇俩带着小香凝来到北京博爱医院,当时出诊的李教授为孩子选配了超大功率的助听器,但是,有了助听器的帮助,并不意味着孩子就会开口说话,它需要进一步的语言康复训练。“接受正规的语训需要费用,考虑到经济条件,我们犹豫不决。李教授看到我们的难为情,便说,‘我送你们几本语训的资料,你们回去后自己尝试吧,一定要记住,要对孩子进行语言训练。’我们感激不尽,如获至宝。”

    有了助听器的帮助,吕强就尝试着让小香凝感知各种不同的声音。他敲了碟子又敲碗,敲完瓢又敲盆,奏响了碟碗瓢盆家庭交响乐。为此,母亲于丽达还特意买了个玩具小鼓,父女俩一天到晚击打,家里每天都叮当响个不停。与此同时,吕强每天都会带女儿去不同的邻居家看鸡、鸭、猫、狗、牛等动物,让她感知它们的叫声。在此基础上,吕强用捉迷藏的方法,在女儿的背部和侧方,敲打不同的振动体,让她感知声音的传导方向。

  通过艰难的训练,小香凝终于站在两米远处,感知到了声音的存在。为了这次突破,母亲于丽达特意买了一串鞭炮。燃放在空中那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竟然把女儿震得直捂双耳,吓得大哭。这哭声却化成了吕强夫妇俩的笑声——因为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开心了。 

    “有了成功的经验,我们还是想让女儿能够像正常孩子一样学习。”于是,吕强又在让女儿开口说话上下了一番苦工。“当时我也不懂聋儿语训,她当时说话的时候,你怎么跟她说,她也不张嘴。我就想了一个笨拙的办法,买几个糖块,把糖块搁进她嘴巴里,筷子也同时放进去,我说‘爸’,她不张嘴的时候,我就用筷子撬她一下。结果把孩子的口腔粘膜撬出血了,上牙膛都撬破了,当时孩子那血就顺筷子流下来了,当时忍着心疼再做,就这样她才懂得了什么是开口说话,开始把口打开了。”

    就这样一次次、一天天,孩子终于破天荒地发出了“八……八”的声音,虽然吐字不是很清楚,但吕强知道,这是孩子在喊爸爸。尽管只能说一个字,但这让他们看到了希望。经过过五关、斩六将的反复训练,小香凝也逐渐认识了1、2、3、a、o、e……“有一天,女儿拿起一只铅笔,大声喊着‘1、1、1’!我和爱人乐得前仰后合,并为她骄傲地竖起了大拇指。”


原来上天给她们的是艺术天赋

   1997年,吕强夫妇迎来了第二个女儿吕佳璇。可是老天爷又给夫妇俩一次打击:佳璇一岁多的时候,被查出和大女儿一样的病,甚至比大女儿的耳聋还多5分贝。有了大女儿的诊治经历,二女儿没有尝试任何治疗,直接接受爸爸吕强的语训课程。

  由于方法得当,小佳璇的进步很快,在一年级的入学考试中,她以优异的成绩进入普通小学。有一次,母亲于丽达看到邻居女儿参加舞蹈大赛得的奖杯,心想:大女儿从小就喜欢跳舞,可不可以也让她学舞蹈,锻炼她的听力呢?于是,夫妇俩带着大女儿找到了王晓曼老师学舞蹈。看着姐姐每天回家后跳舞,小佳璇兴奋得跟在后面学,而且学得很像。于是,小姐俩一快儿进了舞蹈班。天资聪颖的她们很快就学会了基本动作,她们的舞姿不但优美,而且动感也很好。2004年,二女儿佳璇的舞蹈获了奖,她的崭露头角鼓起了吕强夫妇俩带她们进京参赛的勇气。同年7月,两个女儿分别荣获《第二届全国少儿艺术风采》辽宁省选拔赛的舞蹈类金、银奖,妹妹获得了进京决赛的资格。为了和同龄正常人公平竞争,吕强每天陪着二女儿跟着老师一个技巧、一个舞步地学,回到家里后,他再指导孩子伴随着音乐的节奏反复练习。一个月后,小佳璇幸运地登上京城的舞台并喜获金奖,令所有在场的人们都惊叹不已。

  香凝和佳璇在无声世界中找到了有声的欢乐,人也比以前自信开朗了许多。一天,香凝去邻居家找同学玩,看到同学正在和老师学弹古筝,这个神奇的乐器立刻让香凝着了迷。邻居看香凝这么痴迷,就把香凝介绍给了古筝老师徐占山。徐占山老师被这顽强的一家人感动了,他想尽一切办法。没想到,这姐妹俩有着异常的音乐天赋,再加上刻苦的练习,刚练了一年时间,香凝就拿到了七级证书,妹妹吕佳璇也熟练地掌握了葫芦丝的演奏技巧。不仅如此,吕强带着姐妹俩与全国数千健康孩子同台竞技,一次次捧回了金奖、银奖。

  所有观看这对姐妹表演的人,都不相信她们是聋人。徐占山老师说:“这两个孩子能有今天的成绩,我起的作用不算太大。其实,我上课很多时候都是教他爸,他爸再回去教她们,所以说这两个孩子幸运地摊上了这两个不屈不挠的父母。” 

  学习古筝之后,拜师学艺就成了姐妹俩梦寐以求的心愿。2008年,姐妹俩走进了菏泽音乐艺术学院,2010年,她们幸运地走进了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王荣老师的古筝世界。一提起王荣老师,吕强既有歉疚,又感恩不尽,“3年来,王老师教两个孩子分文不收,孩子们听不懂的地方,她就先讲解给我,我再说给孩子们听。然后,她再用肢体语言,在孩子们的手、脚、身体上做着各种各样的示范,让她们感受触弦的方向和力度,手把手地教会她们调弦,以及各种指法。目前,姐妹俩又幸运地得到了当代中国杰出古筝表演艺术家袁莎老师的悉心指导。从师学艺以来,女儿们的古筝水平不但有了长进和提高,而且,她们对生活也充满了自信和欢乐。孩子们常常对我说,‘我们长大了也要像王老师和袁莎老师那样,做好自己,关心和帮助别人’。”

   吕强在谈话中一直强调“我们遇到了很多好人,这辈子感恩的人。”师从中国播音泰斗李刚教授的播音主持发声专家杜伊俐老师为姐妹俩量身打造了发声技巧课程,使姐妹俩现在能够与人正常对话,并竟然学会了朗诵!所有听过这对姐妹故事的人都说:这真的是一个奇迹!这家人本身就很励志,他们本身就是一个正能量团,很希望他们的故事能够传播给大家更多的正能量,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找到最好的自己!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