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爹低龄化” 最终伤的是社会的生机

2015-02-03


杨朝清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不少市民反映小学、幼儿园中存在的各种版本的“拼爹”或“被拼爹”现象:父亲的车不是豪车被歧视,幼儿园作业拼爹娘,老师掌握家长的职务……

    原本天真、纯净的孩子们,为什么会过早地流失了赤子之心?“拼爹低龄化”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和社会问题,投射着社会变迁的集成影像。不论是“爸爸你该换辆好车”,还是家庭作业父母“替孩子上阵”,抑或老师对有关系、有背景的孩子另眼相看,当势利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心态,“拼爹低龄化”很难说不是一种必然。

    在商品经济时代,消费具有了超出维持基本生活需要的新功能,即社会表现和社会竞争的功能。父母用来接送孩子的交通工具,在无形之中成为孩子们炫耀、攀比的符号工具。当人们习惯用财富来衡量一段生活的好坏,炫富、斗富作为一种不良社会心态,也会侵袭精神世界尚未发育成熟的孩子们。

    法国社会学家布迪厄认为,人们往往利用消费上的差异,来建构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界限。在物质生活渐次丰盈、精神家园建设滞后的背景下,人们通常通过炫耀性消费来制造身份边界、赢取社会认同,儿子嫌爸爸的轿车太寒酸,就是消费符号化的极致演绎。为了在同学面前“不丢脸”甚至“高人一等”,一些孩子要求父母开好车、换高档车;这样的角色迷失,错得让人痛心。

    “拼爹低龄化”比拼的不仅是家长的财力,还要比拼家长的智力。社会评价体系的片面化、社会流动渠道的单一化,导致高考成为人生突破的重要通道。学生和家长被捆绑为一个利益共同体,身不由己地裹挟在应试教育的流水线上——竞争心炽盛之下,展开“牛孩牛校”的盲目攀比,让应试教育的重心不断前移,甚至出现“幼儿园小学化”的教育畸形。为了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脱颖而出,一些家长无奈而艰辛地“帮孩子赛跑”。

    此外,“拼爹低龄化”不仅体现在显性的物质财富,还体现在隐性的社会资本。在法治建设不够完善的当下,拥有权力身份和稀缺资源的学生家长就成为一种可被利用的资源。被功利和算计遮蔽了平等之心的少数教师,将教学资源有区别、有差异地倾斜向那些有权有势家庭的孩子。这样的公私关系混合变形,显然是对教育公平尤其是机会公平的损伤。

    如果说“培养人,就是培养他对未来的希望”的话,“拼爹低龄化”则让孩子只看到先天赋予的家庭财富与资源,却忽视后天的主观努力。一旦“拼爹低龄化”大行其道,必然会损伤全社会的生机和活力,影响年轻人向上流动的信心和勇气。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