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能让孩子变“乖”

2015-02-03

■ 心理咨询师 韩冰

个案简述:    

    轩轩是中班的小男孩,老师说他是班级里的小捣蛋。比如,老师发活动材料,让孩子们听到名字后到老师那儿领。轩轩的做法是给小朋友们做鬼脸,惹得大家阵阵哄笑,老师叫到他的名字也听不见。等大家都拿到了材料,他看见自己没材料,就冲老师大声喊“我的呢,我的呢”。老师不乏批评教育一通,被教育后他能乖乖地安静几分钟。但过一会儿,他总能找到事,比如学母鸡叫、学兔子蹦。

    轩轩妈妈很头疼,说自己打也没用、骂也没用、奖罚都无效。妈妈认为轩轩的问题是太犟太不听话,尤其是上了中班以后,主意更坚定,想做的事非做不可,不想做的事怎么哄、骗、吓都不愿做。妈妈感叹:“那个听话的孩子哪儿去了?”

    那天,轩轩跟着妈妈来见我。一见面,轩轩妈就唠叨开了:“你看他那大拇指指甲缝被扎了,我说给他剪剪指甲,清洗一下,抹点药,要不会化浓,他就是不听,总是把大拇指握在拳头里,不让我看……”

    “哦,受伤啦,原来还是个小伤员哪。”我一边听着轩轩妈的唠叨,一边转眼看着他,跟他搭讪。他无动于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大拇指,又看了我一眼。

    看我插话进去,轩轩妈也就打住了唠叨。于是我就正式跟轩轩开始聊:“受了伤自己忍着,真的不容易,指甲逢被扎很疼的,看来你是个坚强、勇敢的孩子,像个男子汉哦。”听了我的赞美,他看我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不再是排斥,而是有了一点点交流的渴望。但轩轩妈听了,接着说:“坚强、勇敢用在这里有什么用,如果化浓了,再坚强都没用,到时你还不得哭……”我赶紧用手势示意轩轩妈先停下。轩轩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看到我阻止了他妈妈的唠叨,仿佛感觉到我对他妈妈的否定,转而更期待我会说点什么。他看我的眼神殷切了。

    我看着他,保持着眼神交接,问他:“你不同意剪指甲,不同意抹药,肯定有你的理由,是什么重要的理由呢?”他好像没太明白我的话,估计是对“理由”一词不太懂。于是,我转而变成猜测:“我猜,你在担心,你心里有点害怕,如果不是,你就告诉我说‘不是’。”他回答说:“我怕痛……”说着竟然哭了起来。我马上抚摸他的后背,对他说:“痛是可怕的,痛谁都会怕,阿姨也怕痛,小时候每次打针我都很害怕……所以,你一直忍着痛,阿姨真是佩服你呢。”哭了一会儿之后,他停了下来。

    “那你知道,你这样忍多久就会不痛吗?”我问。

    “不知道。”

    “根据阿姨的经验,如果里面没有感染细菌,不化浓,伤口很快会好,这点痛忍忍就会过去。如果感染细菌,化浓了,那就会越来越痛的,你觉得你的大拇指有没有感染细菌?”

    “不知道。”

    “需要我帮你看一下吗?”

    他松开拳头,把大拇指慢慢跷起来,指甲逢里黑黑的,从样子来看已经化浓了。我告诉他我的判断,并建议他:“如果可以的话,用一点点你的坚强,忍一下,让妈妈帮你剪一下指甲,再擦点药水。这个过程可能会有点痛,但你肯定忍得住。如果忍不住,你就叫停,好吗?”他点头同意了。

    剪完指甲,我让轩轩出去玩一会儿。我跟轩轩妈单独谈,我问她对刚才我和轩轩互动的感受。轩轩妈说:“你都没有要求他,但他最后同意了,有点奇怪,平时我怎么说他他都不听,为什么你比我温和多了,他反而听了呢?”我跟她分析刚才这段交流里我的用心:“我的第一句是赞美,这个被你们讨厌的事情,我看到了他的好,他被肯定了,他对我的提防会降低;‘我猜他有担心’这一句是对他的理解,接下来他哭了我的应对也是理解和接纳,他被理解和接纳之后,内心的情绪会降下来,会趋于平静和理性,为接下去的讨论打下基础;下面的讨论里,我始终都没有要求,只是建议,让他做主和决定;最后我说用一点他的坚强忍受一会儿,正好跟刚才的赞美相呼应,他比较容易接受……”

    分析完毕,我跟她解释孩子的情况,极有可能是缺乏大家对他的理解,他只是用各种各样的怪招来吸引注意。对此,我建议轩轩妈多理解孩子,将自己置身孩子的位置,将自己的能力降低到孩子的水平,再去看周围的人事物,可能就会离孩子近一些,就会更理解孩子的内心,就更能接纳孩子的情绪,孩子在被理解和接纳之下,变“乖”是自然的。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