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从困惑走向光明

2015-03-02

眼光,从外部环境转向自身

   转眼又到新年了,2014说着说着,就过去了。很多事情好像发生在昨天,当你认真地回想,仿佛都能记得清清楚楚,但那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有人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重要的是我们能从过去中反思,因为我们需要面对的是未来。现在有个经常能听到的词:当下。我们经常被催眠或暗示自己:要活在当下!“当下”这个词来自佛教,人们在世纪转型之交不仅遭遇了基本生存权,包括工作、学习的焦虑和压力,同时也催生了为寻求心灵慰藉导致的信仰概念时代,它没有具体的信仰名词,而是因为心灵的疲劳甚至无措、麻木,人们从基本的安居乐业转而寻求心灵的安居乐业,大多数人都在网络上、微信、微博里翻看、转发很多的“心灵鸡汤”,这说明人们开始关注个人成长了。这是社会进步、文明的表现,也是历史发展进程所需。

  当我们的眼光从外部转向自身内部时,反而发觉:我们更加脚踏实地了,我们对自我的诉求更加理性化,我们对自我的发展更加明确化,这也使得我们对自我的改变愿望更加实际。这种变化如果是发生在某个人身上,那势必会对其周围的群体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果这种变化是发生在某个群体中,那一定可以带动更大的社区的变化。如果我们细心留意的话,会发现,这种变化不仅仅只停留在概念和意义的层面,它已经带来了实际的效果。

  这种对成长的关注和改变的愿望,使得家庭教育这个概念如海潮般掀起,并引起了持久不衰的讨论,以及实践探索。从来不关注的事儿、从来没有放在心上的事儿、从来不觉得是个事儿的事儿,现在都变成了举社会关注的大事。在这其间,传统观念和新兴理念一直在不断地进行着博弈,两相较下,传统和新兴都有其优势,如果我们懂点科学辩证法,会懂得“因地制宜”“因材施教”,当情况适用传统观念便用传统观念,当情况用新兴理念更佳,便选择新兴理念,二者并无绝对之说。有实践者经过十几二十年的细细对比,他们发现,其实在不少新兴理念中,有很多就是被我们丢掉的传统观念。前几日在妇女发展与家庭和谐论坛上,一位老学者谈到她们当时到国外去做比较教育的研究考察,很惊讶地发现,国外一些在家庭教育方面的实践曾经是我们实施的,但是我们放弃了,现在人家却拿起来在用,而且用得很好,并且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进行了发展和创新。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我们曾经的好做法、好理念是否也可以做些与时俱进的改进呢?我们的家庭教育是否可以为整个社会的发展发挥更好、更大的作用?


学点辩证思维,不走极端

   思想决定行动,思维又影响着思想。你有什么样的思维,你就有自己看问题的角度。我们常说,要理解他人。理解的前提是尊重,首先必须站在他人的立场上尊重他人,而不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替别人着想。因为,如果角度是自己的,则你永远不可能真正理解他人的处境、心境。在家庭教育中,父母的思维宽度决定着他们的改变程度。现在有一种现象——走极端。很多人到处去听家庭教育讲座,去学习心理学知识,甚至定期请咨询师咨询,父母需要学习,这是好现象,说明现在家长的觉悟都提高了,意识到教育孩子的重要性,但不少家长却容易走极端:学了A观点,用了觉得不错,就开始排斥B观点及其他观点,更可怕的是学了之后用得不恰当,反而会给自己、给孩子带来更多的困扰和问题。不管什么观点,什么理念,都是相对来说的,没有绝对正确的观点,只有最适合的选择。而且,不管学习什么,这些都是借力,最终需要自觉去改变的,还是我们自己。

  智慧是灵活运用出来的,而不是学出来的。如果父母本身没有的东西,如何给孩子?父母内心焦虑、急躁的脾气,急性子,如何能培养出一个安安静静,内心平和的孩子呢?父母需要学习并改变自己,这就是孩子来到世上时从上天手里带给父母的功课。

  我曾经采访一位家庭教育专家。她说,其实,是孩子在抚养父母。但现在大多数父母,都认为自己必须操纵控制孩子,而有的则是担心。担心是最差的礼物。一位咨询师跟我聊天,她说,家长去她那里咨询孩子的问题时她是怎么做的:孩子的问题先放在一边,先问问这位母亲,最近遇到什么了,为什么会有如此焦虑的情绪?怎么了?是否有什么需要倾诉的?

  家长自身是有压力的,也有来自原生家庭的顽疾,也有来自自我的情绪冲突,所有的情绪,都应该有一个来源,且一定会有一个出口。这位家长把自己心理上的一些问题理清楚了,完全放松了。咨询师说,家长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她一定会有更好的方法来和她的孩子进行交流的。后来证明确实如此。

  我们生活在一个被建构的现实,到处充斥着欲望和想象;我们习惯于不断向上超越,但却很少回望过自己的心灵;我们触摸不到真实的存在,也就无法回应内心底最真切的渴求。如何安放我们的内心,不是阿Q式的自我抚慰,而是要挣脱加诸于我们的种种束缚和执念,让自己成为一个自然的存在。所以,我想,我们必须解决的是父母心灵深处的困扰,而非一些方法和道理,更非指责。


家庭教育是一种守望和传承

    家庭教育是真情的回归和文化的守望与传承,家庭教育不能再一味站到方法和技术层面来折腾了,应该站到文化和哲学的空间去审视,再通过方法和技术手段去实践。目前世界上没有一种教育制度与理念是绝对完美的,国外也同样如此。我们是否可以在借鉴国外理念的同时,深深地立根于中国的实际、立根于自我的实际,因地制宜、因子施教呢?从世界的角度来说,对于培养一个优秀的人,理念、做法其实没有本质的差别,比如付出,比如奉献,比如规则,比如原则,比如心存善念,比如懂得感恩,等等。因此,我们其实不需要动辄讲国外,而应当先把本民族的优秀观念继承下来,把理念去伪存真、发扬光大。

  对绵延五千多年的中华文明,我们应该多一份尊重,多一份思考。对古代的成功经验,我们要本着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去之的科学态度。

  中国是一个非常讲究修身养性、崇尚道德的民族。五千年来,无论世事如何变化,勤俭、忠义、谦让、孝顺都是亘古不衰的美德,多少古圣先贤更是视之为传家宝。“小胜凭智,大胜靠德”,大凡成功的人,往往都是德行高尚的人。有教养的人,往往不以术而以德,往往不以谋而以道,往往不以权而以礼。有教养的人在自己独处时,超脱自然,会管好自己的心,在与人相处的时候则为他人着想,与人为善,淡然从容。方圆做人,圆融做事。 

  在家庭教育回归的路上,孩子是我们的引路人。记得有一次,乘车看见一家三口,妈妈一直在跟爸爸说话,小男孩一直叫,“妈妈,妈妈!”这位妈妈还在跟爸爸说笑,看都没看孩子一眼,小男孩又开始喊,“妈妈,妈妈……”这位妈妈终于低头看向孩子,孩子马上兴高采烈地,小嘴叽叽咕咕地说话。只见这位妈妈面无表情地又抬头继续跟爸爸说笑。我看见,小男孩的眼角立即耷下来,刚才那张发光的、兴高采烈的小脸,瞬间没有了光彩,把小脸靠在扶手上,怔怔地看着地铁外面的站台。

  很多很多这样发光的孩子,他们的光,就是这样被父母给掐灭了。

本报记者 兰耕


上一篇: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